不必担心“新型猪流感”成为下一个“新冠”

街篮官网
街篮官网首页
当前位置:街篮官网 > 街篮官网首页 >
不必担心“新型猪流感”成为下一个“新冠”
浏览:97 发布日期:2020-07-02

G4病毒是从引起2009年大流行病的H1N1流感毒株演变而来。

即便现在出现了G4病毒,如果能获得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认定,是可以采取相关信息来指导今年的流感疫苗生产,以供人们在今年秋季和明年春季接种预防。

一些研究已经表明,无论之前患过哪种流感病毒引发的流感,在未来的生活中,都会对不同形式的流感有一定的抵抗力。

其实既往的调查早就表明,H1N1病毒既可感染猪,也可感染家禽,还可以感染人并在人际间传播,因此是种人畜共患病。

再加上,流感疫苗的研发和生产无论在中国还是其他国家,都已经是轻车熟路,技术成熟,不像新冠肺炎疫苗尚在研发之中,因此对这种新型流感病毒是完全可以通过疫苗来控制,而且患流感后也有有效的药物来治疗。

新型猪流感病毒G4的确要防,这点毋庸置疑,但公众更理性的态度或许是:做好警惕,但别过度担心。

尽管G4病毒来源于2009年的H1N1病毒,而且是经过多年的演化而产生,但是G4病毒并不会造成2009年那样的大流行和严重后果,更不可能让1918年的大流感悲剧再次上演。

在新冠肺炎疫情还走向不明之际,又出现了可传给人的新型猪流感病毒,一时间,很多嚷着“多灾多难的2020年上半年终于要过去了”的人,表示忧心忡忡:这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新冠病毒”?新型猪流感会接棒新冠病毒,在疫后肆虐人间吗?

更深层次的担忧是:这种情形是否会让今年秋冬和明年春季的防疫又增添新的变数和危险因素?如果新型猪流感和新冠肺炎叠加在一起,是否会增加抗疫的难度,社会和经济再度雪上加霜?

在新冠肺炎疫情还走向不明的时候,又出现了新的G4流感病毒,对此全社会需要重视和提前预防,但没有必要忧虑,更不必恐惧。

也就是说,只要能获取G4病毒的有效抗原成分生产今年的流感疫苗,就可以有效防范G4病毒导致的流感。

而且,流感病毒本身的生物学特征也造成了其多变的特征。由于H和N有多种亚型,而且会在动物和人身上产生多种组合,因此流感病毒的变异会频频不断,例如会有H2N2型或H5N1型等无数流感病毒株。

另一方面,人们患流感后可以获得对相应病毒株引发的流感的免疫力。

2009年的流感在很长一段时间曾称为“猪流感”,后来为避免种种争议,也为了让疾病命名更具科学性和客观性,世界卫生组织(WHO)将其改名为“甲型H1N1流感”,相应的病毒称为“甲型H1N1流感病毒”。

预防G4病毒引发的流感是完全可行的

正因为如此,WHO和不少国家都会对每年的流感病毒株进行监测,以观察流感病毒变异的趋势,并预测来年发生的流感将会由哪种组合形式的流感病毒株引发,从而指导生产流感疫苗,供公众注射预防。

对于G4病毒,中国研究人员认为,呈现出“高度适应感染人类的所有基本特征”。这确实容易引发担忧。若这份担忧被引向重视和提前预防,那或许是好事。

此外,1918年的全球大流感也是由H1N1流感病毒引起,当时由于没有疫苗和更好的医疗条件,造成约5000万人死亡。

□张田勘(专栏作者)

流感病毒的生物学特征造成其多变

专栏

至于新型猪流感病毒G4变成下一个“新冠病毒”的疑虑,只要预防工作做到位,这份疑虑完全可打消。

据报道,6月29日,中国农业大学与中国疾控中心研究人员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发表论文称,发现了新型G4基因重组型欧亚类禽H1N1猪流感病毒(简称G4病毒),可能引发类似2009年的流感大流行。

中国研究人员认为,G4病毒源自2009年的H1N1病毒。同时,这种病毒既可感染人,也可以感染动物。

因此,预防G4病毒引发的流感是完全可行的。即便G4病毒可能引发今年末和明年初的流感,也有疫苗可控,在发病数量和病情上,不可能与新冠疫情叠加。

当然,未来我们仍然需要有重点和具体的预防方式,如首先对猪养殖业员工进行严密监控,再根据情况进行疫苗的生产,以及确定哪些人群需要注射疫苗等。

重视G4病毒当然是有理由的。

这里面的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首先,由于可以从动物到人以及在人体身上发生变化,流感病毒的变异是正常的,不变才是异常的。